跳转到正文内容

怀想钟声

来源:长兴新闻网  2009年07月24日 14:50:31  进入论坛

本报实习生 方晓婷 钱宇阳 记者 霍 霏

  问及钟声,说起古钟楼,老一辈的长兴人大都是轻摇蒲扇,细数前朝往事、红尘旧梦,娓娓道来长兴钟楼的历史;回忆钟声,年轻一辈的长兴人执念地回想夏日里的清晨,骑着单车急忙忙赶着上班,在路过中百一店附近的解放路上,习惯性地抬头看看耸立在农行屋顶上的塔钟。时间的流逝,不变的是那份对钟的牵挂,牵挂着在路过某个街头时,听见钟声的再次响起。然而,当印刻在脑海里的钟声终有一日离我们远去时,你,是否也怀有一份淡淡的失落,隐约的忧伤。

长兴钟楼镌刻岁月的痕迹

    “年来书剑托山城,钟动城南夜夜声;一度凭栏秋色远,澹白斜日总诗情!”这是明代一位德清书生徐球游长兴时写的一首诗,诗中有物有景,有动有静,勾画出一幅长兴山城的夕阳秋色图。诗中提及的钟声虽因年代久远难以考据,但这钟却穿越了战火硝烟、历代变迁仍流传到今天。
    钟楼现位于长兴县雉城镇中百公司后院,系歇山顶双檐式单体木结构建筑,飞檐画栋,翘角垂铃,结构稳重庄严,原是大雄教寺的一部分。据 《同治长兴县志》卷十五 《寺观》载: “大雄教寺旧在县西一里,陈文帝天嘉元年 (560年)为太妃所立……至正十六年 (公元1356年)毁于兵火。”明初因耿炳文元帅筑城开壕,正好通过大雄教寺庙基,才于洪武二年 (1369年)迁到城东南隅,其左边建有钟楼,高凡三层。清代,大雄教寺几经兴废,最后仍付之一炬,变成一片瓦砾。清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长兴县大户钟麟捐资维修。解放后,由雉城镇人民政府管理。1963年,县政府拨款由雉城镇政府负责进行维修。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为雉城镇人武部民兵训练武器库。八十年代末,县博物馆负责管理承担钟楼的保护、管理、使用及维修。1983年3月26日,钟楼由长兴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省文物局拨款,由县文化局负责对钟楼木结构大修。1993年,钟楼归县百货公司负责日常保护维修。钟楼几经沧桑,却一直巍然镇坐在原地,迄今已有630余年的历史。论年纪,它比北京大钟寺的永乐铜钟还早一个辈份。
    钟楼大门朝南,卷顶门洞,两扇石品门左右分开,在门洞两边墙上有斗大的 “钟楼”正书两字。在第三楼,大铜钟悬挂在中央,钟通高2.05米,钟身高1.46米,钟壁1.12米,钟壁厚10厘米,重2000余公斤。钟口呈瓣莲花形,钟体铸有纹饰,顶端有一圈莲瓣纹,上股方内铸饰八卦图案,下股方内铸有铭文 “洪武七年龙甲寅二月三日吉时铸造,长兴知县萧涧、守御千户所官刘显……”此钟铸造规整,造型精美,形体宏浑,系仿唐宋风格,是将铸造、声学、书法融为一体的杰出实例。据调查,在苏浙皖边的各县市,像长兴保存这么好的钟楼已相当少见。现存的钟楼为明代洪武二年的建筑,虽经三次修葺,其独特的建筑风格,规范的布局及大部分用材仍为明代所存,备受省、市古建筑专家的重视和好评,也深得许多有识人士的青睐。二重檐,四角攒顶,线角垂铃,各层装饰斗拱,内有楼梯可拾级而上,黄墙乌瓦,庄严睽丽,是研究明代建筑及风格嬗变的重要实物例证,有较高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此外,钟楼内涵丰富,具有较高的旅游开发利用价值。它依托历史名胜,寻找文化与旅游的租价结合点,是当今文物保护与利用的重要手段,同时是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举措。
    长兴钟楼是长兴城市悠久历史的重要见证,也是 “晨钟暮鼓”传统习俗的重要载体。在古代,钟楼与鼓楼合称钟鼓楼。南北朝后,都城及州县城设鼓楼报时或报警之用。齐武帝(公元483—493年)为使宫中都能听到报时声,便在景阳楼内悬挂一口大铜钟,以应鼓声报时,首开铜钟报时先河。后世为使钟声传得更远,除钟越铸越大外,还在州县城市建造较高的钟楼,与鼓楼相对,由此有了 “晨钟暮鼓”一词。如北周 (公元557年—581年)庚信诗曰: “戌楼鸣文鼓,山寺响晨钟”。
    以后的钟楼、鼓楼随着历史的发展,又赋予新的文化内涵。尤其是隋唐时期,每逢大型庆典时必先敲钟击鼓,钟鼓长鸣又是喜庆、欢乐与祥和的象征。钟鼓楼在元、明、清三代专司更筹,鼓楼击鼓定更,钟楼撞钟报时,这在没有钟表的年代,对人们的起居劳作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建于明洪武年间的西安钟鼓楼是现存最古老的实例。

农行塔钟音符间的城市节奏

    古钟楼的存在是一段历史,而现代塔钟的故事则有着今天的情节。下面就为大家讲述一段和塔钟相关的现代爱情故事,仿佛可以听到城市的节奏。
    “明天哪里见面呢?”发出邀请的诺诺,面庞飞起了云霞,这是她和小宇的初次约会,时间地点在心里早已思量了不下千次,一定要挑个难忘的地方,诺诺的心里始终默念着。“老时间、老地点。”小宇的话语如羽毛般落在耳畔,拨动了诺诺记忆深处的琴弦。
    那年夏天,伏天已至大暑未远,诺诺的高中生涯就此结束。一个人,散步于解放路的法国梧桐树下,哼着不知名的小调等待着约好的朋友见面。 “同学,可以冒昧地问一下,现在是几点吗?”恍惚间,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大男孩走到了诺诺的面前,从那一刻起,也深深地印刻在了诺诺年轻的心中。
    “他笑起来的时候,牙齿比脸真是白多了。”事后的诺诺一直解释,自己最初看见小宇时候的那一瞬间的慌神。不过,当时诺诺的回答却让小宇铭记此生。诺诺的原话是, “你眼睛长在脚底的,没看见这么大的塔钟吗?”小宇笑而不语,这个女孩有点特别。
    四年,每逢节假日回家,诺诺都会和小宇约在农行的塔钟下,聆听着钟声的一次次响起。四年后的今天,诺诺想起了初次见面的光景,终于把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 “那么大的塔钟,你当时真的没看见吗?” “如果看见了,也只是看见哼着歌怡然自得的你,放肆的样子。”小宇并不想说,起码不是现在,当时的自己刚刚听过了钟声整点的乐声,却在街角转弯看见了她,一眼难忘,记在心上。
    城市的街角,音符流淌下的爱情记忆,并不是只有年轻的诺诺和小宇。故事天天上演,只是主角在改变。偶然间,从一个年轻人的口中得知了一段有关塔钟的故事:曾经,他和她相恋。她喜欢听钟楼的钟声,每次约会,他们总是踩着整点赶到塔钟下。女孩安详地闭着眼睛听着钟声,男孩看着心爱的女孩。多年后两人已经不再联系,男孩又回到了当初的那条街,却听不到那记忆中的钟声,也看不到记忆中的人。
    爱情是城市故事的宠儿,可在离爱情不远的咫尺,镌刻着岁月记忆的钟声,再一次响起。 “如果听不见塔钟的报时,我真的不想回家。”家住鱼巷口的徐老伯,十年如一日坚持晨练。细心的朋友们早已发现,徐老伯晨练的地点从来都不会离塔钟太远,用徐老伯自己的话说,听见塔钟报时的声音,就知道回家的时间到了。李女士家住仓前街,每天上班都要骑着电瓶车经过塔钟下,日子久了,李女士凭着路程的远近能估摸出到达的时间,塔钟成了李女士生活中的珍贵记忆。

怀想钟声古往今来的感动

    21世纪,一个科技腾飞和人才喷涌的时代。拥有了闹钟、手表、手机,人们对于钟的记忆早已日渐模糊。如今的长兴人很少知道钟楼的存在。当钟楼不再鸣响为百姓报时,当钟的声音淡出我们的视野,钟楼的存在,就此尘封了一段岁月往事。钟楼的遁世,凭吊了前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朝代更替,更见证了现代塔钟的兴盛。然而,历史的洪流下,一切的先进事物转瞬成空被其他更先进的事物取代。
    整点报时,钟声响起,一天24小时24次的温馨问候,记忆中的钟声带有现代气息,浑厚安详。记得去年的夏天,在新闻里看到有人反映农行的钟坏了,几位老同志大热天跑到相关部门反映,仿佛是自己家的老钟坏了一般。坏了的指针定格在那里。经过各方面的努力,农行上的塔钟维修好了,指针开始转动,一如过去的若干年一般,而钟声却再也没响起。
    我们采访了当初建造设计塔钟的吴学琴科长。吴科长和我们讲述了塔钟的来历。1994年元旦,新农行大楼建成,塔钟第一次打点报时。农行的塔钟成为了长兴雉城的一个新地标,也是全城唯一一座塔钟。当初设计农行大楼顶上的塔钟是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为了扩大农行的知名度,作为农行的形象;二是便利市民上下班掌握时间,为市民报时,三是当时全城没有一个类似功能的建筑,塔钟的建造成为一个创举。于是,这座由常州钟表总厂设计,耗资7万人民币的塔钟便诞生了。农行有关负责人肖主任告诉我们,塔钟当初的制造厂家常州钟表总厂已经不在了,所以在维修方面非常困难,配件不好找,技术人员也无法联络到。此外,这座钟的预计寿命只有十年,如今它已经辛勤工作了十五年了。不过,肖主任介绍说,农行大楼要翻新重建,塔钟也会保留并重建。如今,对大楼的翻新重建策划正在进行中,各大钟表总厂也送来了新塔钟的策划。希望不久的将来,塔钟的声音能再一次响起。

  • 作者:
  • 编辑:谢玲

发表评论

    我来说两句:
    昵称: 输入答案:

相关新闻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长兴新闻网(包括长兴日报、太湖周末)”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长兴新闻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长兴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本网未注明“来源:长兴新闻网(包括长兴日报、太湖周末)”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长兴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长兴新闻网站联系。

    隐私声明使用条款广告服务┊长兴宣传信息中心主办┊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长兴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