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违法举报中心
  •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 国务院
小港清水映笑颜
来源:长兴新闻报 2017年06月21日 09:49:36

忙步桥港贯通断头河  水体治理初步显成效

小港清水映笑颜

  编者按:长兴,江南水乡,一直因水而闪耀灵性的光芒。

  2017年年初,治水立下“小目标”:今年内,将彻底剿灭劣Ⅴ类水,并采取一切措施巩固治水成果,保证不反弹。确保实现“夺鼎、提标、剿彻底、防反弹”年度目标。面对这样的目标,全县上下立了“军令状”,党员干部义无反顾、不折不扣地完成。

  即日起,本报推出系列报道“亲水谣”,记者深入乡镇街道,还原治水一线,感受长兴铁军重整山河的雄心壮志和壮士断腕的豪迈斗志,见证他们干在实处的坚定步伐和走在前列的昂扬风貌。

  虽是春日,气温渐升。

  和平镇小溪口村忙步桥港,有两名施工人员在平整岸边的黄泥。已经是午后,只是站着就会微微出汗,施工人员们带着凉帽,脖子上挂着毛巾,身上的汗衫已经湿透了。

  董丽萍站在岸边,环顾忙步桥港,脸上有些欣喜, “有点小时候忙步桥港的那种感觉了。”

  美丽小港变死水 昔日场景成回忆

  董丽萍51岁,土生土长的小溪口村人。

  忙步桥港的由来,现在的孩子大多是不知道的。董丽萍也是幼年从老人口中得知。现在的观青线,当时只是一条2米左右宽度的小石子路,通过河港需要经过一座竹制小桥,走在桥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透过缝隙还能直接看到水面。过桥的时候,大家都会快步走,久而久之,这座桥就被称为“忙步桥”,桥下连通西苕溪的河港,也有了“忙步桥港”之称。

  从记事起,家门口的忙步桥港就是一片热闹景象。河港边上有芦苇,平时会有鸟儿来。农忙时节,一条条手摇船就穿梭其间。船上多数时候放着氨水,用来施肥的,手摇的时候发出一阵一阵的声音,颇有些江南水乡的感觉。水是很清澈的,碧波荡漾到岸边,又在淘米洗菜的妇人手中漾出新的波痕。夏天是最热闹的,董丽萍和小伙伴们最喜欢在港里玩水,凉快,还有鱼在周围游来游去。

  运输、洗涮、玩闹,附近村民几乎所有的生活中,都有忙步桥港留下的印记。小溪口村党委副书记刘国平也是本村人,他的印象中,忙步桥港之所以长长久久地养育着周边的人,离不开一个“活”字,“忙步桥港上游是泥桥港,其实是贯通西苕溪的,下游也通西苕溪,时时刻刻都在流动中,是活水,水质一直很好,相当于是我们的母亲河了。”“母亲河”三字,触动了董丽萍和刘国平。那些美好,终究只是回忆。看向如今的忙步桥港,水域面积减少了,上下游均被拦断,水不再流动,也不复清澈,再没有村民到岸边来洗洗涮涮。

  忙步桥港,沉寂了。贯通水路被断头泄水能力受影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忙步桥港变了呢?“那时候大概是2001年吧,忙步桥港和泥桥港之间拦断了,造了堤,建了一座门,上游这水算是断了。”刘国平无奈,虽然也可以开闸放水,但是后来,泥桥港的水质还不如忙步桥港,即使放水也无济于事。

  于是在上游另一个地方,他们埋了涵管,连通西苕溪,希望仍然通过西苕溪的水,来改善水环境。但是涵管直径只有八十公分左右,太小,水流量有限。后来,西苕溪长兴段工程开始施工,也只能作罢。

  与此同时,忙步桥港下游附近,原本的农田建起了学校,从最早的吴山中学,到原吴山乡政府,再到现在的和平镇社会福利中心,下游的水面也变窄了,路这边连通福利中心大门处,建起一座小桥,埋下了直径一米出头的涵管。为了挡住垃圾,涵管口还拦了铁丝网。

  堤、门、涵管、铁丝网。就这样,原本自由流淌的忙步桥港不得不慢下脚步、缩小范围,“现在其实是一条断头河了。”船,早就无法通行了;水流不畅,水质也渐渐不复往昔。大人们不再去忙步桥港里洗洗涮涮,孩子们也不去玩闹了。

  最令人揪心的是,忙步桥港在汛期泄洪的功能都因此大受影响。刘国平印象深刻的是,“就去年,连着下雨那段时间,涵管太小,水流得太慢,我们调来机器,连夜施工,挖了独山路,算是给水找了出路。”

  治理水体时间战 恢复水质显成效

  今年3月开始,一场旨在逐渐恢复忙步桥港原貌的战役就打响了。

  要给忙步桥港清淤,第一步就是抽水。让村里工作人员欣慰的是,村民对此都是支持的。承包忙步桥港养鱼的村民很快就把鱼都捞上来,水打干,清淤,太阳暴晒,而后在上游放水。如此两次之后,水质有了明显的改善,“但是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真的要恢复到和小时候那样,是不可能了,我们现在就是尽量让水变得更清、水质变好,提升环境。”这一点,不仅刘国平心里有数,很多像董丽萍这样的村民,心里也清楚。

  小时候的忙步桥港,终究只能存在于回忆中了。但在帮助它恢复这件事上,村民都很上心。村里给村民做宣传,村民也不乱扔垃圾,日常的保洁也跟上了,水面越来越整洁。

  福利中心的厨房,靠近忙步桥港,厨房里的污水就免不了进入忙步桥港。出水口都已经封堵,污水池建成。长约700米的忙步桥港,清淤也都完成。两岸的杂树已经清理干净。如今,工作人员正在平整黄泥,“专门从山上挖来的,这种黄泥不容易长杂草。”刘国平说,下一阶段,村里准备对忙步桥港进行再一次抽水、清淤。“以后保持水面清洁,争取在西苕溪工程竣工之后,我们还是引西苕溪水进入忙步桥港,上游活水来,忙步桥港也才能真正活起来。”刘国平的希望,就是忙步桥港水更清、村民们也能重新爱上忙步桥港。

  在全县剿劣的大背景下,看到忙步桥港的时候,其实距离我心中的劣V类水是有一定差距的。水虽然不算清澈见底,但是仍然有一定能见度,岸边没有垃圾,施工人员们在岸边平整。这个场景,也是现在长兴各个乡镇(街道、园区)整治水体常见的一幕。

  不论是刘国平还是董丽萍,他们的态度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众多治水一线工作人员、整治水体周边群众的想法。 治水无法一蹴而就,要从最细微的地方入手,一点一点改变。如刘国平所说,可能要恢复到最早时候忙步桥港的水质,很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仍然在努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可以将水质、环境恢复得尽量好,不仅仅为治水成绩,更为环境的改善和群众生活环境的改善,达到人与环境的和谐共处,这才是最终的目的,也是最得人心的成效。

编辑:王程飞


走转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