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团抗癌 为生命鼓劲

 “疼起来的时候像是有无数虫子在我身上叮咬,做完化疗之后,我不想别人看见我。”生病后陈金华曾经变得极度自卑,别人多看她一眼,她都觉得不自在,每次出门都会带上假发或者帽子。
    2012年,42岁的陈金华被查出患有卵巢癌中晚期。于是她开始恐慌、不知所措。听到“癌症”这个词,感觉就像被判了“死刑”。
    她不敢照镜子,不敢去浴池,和以前的老朋友也断了联系。可是她还想看到儿子成家、生儿育女。经过一年多的化疗,在志愿者的介绍下,陈金华成为长兴癌症康复俱乐部的一员。
    俱乐部就像一个大家庭,每一个人都是同病相怜,相互关心、帮助,一起抵抗癌症。加入俱乐部后,陈金华感到了一丝“抱团”的温暖,性格也逐渐开朗起来。“你今天真漂亮!”“你今天精神真不错!”赞美对方、互相鼓励,通过聊天来缓解精神压力,让病友树立战胜病魔的信心。俱乐部里最流行的就是“话疗”。“我来了之后就经常被病友们赞美,后来也学会赞美其他病友,大家一起活出个精气神来。”三年抗癌经历的病友朱仲妹说。
    每天早上病友们组织五禽戏、太极拳等练习;定期排练歌舞演艺;相互分享自己的病情相互勉励;组团参加科学抗癌讲座;共同参与公益活动······这里教会了病友如何面对死亡和获得重生。“自2006年癌症康复俱乐部成立以来,如今已有近300名成员。在俱乐部里,乳腺癌患者最多,其次是肝癌、肠癌、肺癌,最年轻的只有20多岁。”癌症康复俱乐部主任周小龙介绍。每年俱乐部有人离开,又有新人进来。
    据2017年国家癌症中心统计资料显示,在中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达429万,占全球新发病例的25%,死亡281万例。癌症防治已成为我国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
    在癌症面前,每个个体都显得微不足道。每个被癌症改变的命运,都会经历恐惧、无助和绝望。除了药物治疗外,更多来自病友间的鼓励和关心。正因为如此,癌症康复俱乐部成了每个人与癌抗争过程中的港湾。

  全媒体记者 吴拯 实习生 费清阳 摄影报道

  △化疗后的陈金华头发脱落,爱美的她出门前带上假发套。

  △刚经历化疗的陈金华无法参加俱乐部舞蹈排练,用手机拍下视频留念。

  △腊八节,癌症康复俱乐部成员正在分装腊八粥,她们常常参与公益活动,让自己变得开朗。

  △癌症康复俱乐部成员到社区与医生一同为市民进行癌症科普宣传。

  △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俱乐部成立十周年,俱乐部成员自导自演节目。

  △病友们为住院的朱仲妹打气鼓劲。

  △每年抗癌协会都会举办抗癌联谊会,组织癌症患者科学抗癌。

  △病友们正在练五禽戏,强身健体抵抗癌症。

  视觉版面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