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家庭梦

  2017年,按照世界银行“人均年收入2.5-25万元”的标准,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已超3亿人。虽然不少网友戏称“被中产”,但有房有车、“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确已成为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日常。同年,浙江省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046元,位列沪京之后,居各省第一。

  同年,长兴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50286元、29341元,增长9.3%、9%。摄影师走访了这个富裕小城的中产家庭,记录了他们背后的故事。

  拍客 赵彩霞 摄影报道

  小姚,25岁,太湖街道新塘村人,一家人在太湖边开饭店,饭店生意很红火。“在农村,造大房子是财富的象征,但我还是觉得精神财富大于物质财富。”

  魏三叔,太湖街道新塘村人,一直从事太湖渔业运输,老人家生活富裕,现在退休颐养天年,“我家的钱在村里不是最多的,但是我家的房子和装修目前是村里最好的,装修就花了好几十万元。反正这辈子和老太婆两个人怎么花都花不完的,儿子和女儿都很好,吃保健品的开销都是儿子出的。”

  
  花花大小姐(网名),煤山镇新川村人,2014年因母亲生病辞职回家照顾母亲,并开始了创业之路。她在村里做淘宝并开设乡村培训班,2017年获得阿里巴巴全国最美乡村人及最美煤山人称号。如今母亲康复了,也会到店里做她的小助手。

  洪桥镇陈家埭村,81岁的杨南清夫妻和96岁的婶婶王阿妹住在儿子建造的别墅里。杨南清的儿子在城区工作,他说:“儿子很孝顺,生活很美满,我们感谢这个好社会。”

  
  顾先生(右)和妻子开了十几年的店,有了几百万元资产。几年前孩子患白血病去世后,顾先生只能重回某公司客运部工作,目前家庭年收入10万元。为了治腰,顾先生花1万多元买了一张理疗床,“为追求财富付出的代价太大,还是健康最重要。”

  
  陈建伟,40岁,洪桥镇陈家埭村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工作,目前从事互联网教育工作。他65岁的父亲和63岁的母亲喜欢乡村的恬静生活,一直不愿搬到大城市。他说:“在北方生活虽然很多年了,但还是喜欢江南鱼米之乡。我会经常回家看望父母,吃点妈妈做的家乡菜。”

  阿飞(网名)和小陈(网名)都是洪桥镇人,今年五月份刚刚结婚。因为都是独生子女,赡养双方父母的责任就落在夫妻俩的肩上。他们在城区工作,新房买在城区,每到周末就会回到村里看望双方父母。

  视觉版面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