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兴紫砂一甲子 紫玉金砂留人间

   “茶是水神,水是茶体,器益茶功”。长兴,这一座蕴含着丰厚历史文化底蕴和优渥自然资源的小城,同时拥有紫笋茶、金沙泉和紫砂壶的茶事“品茗三绝”。其中,紫砂壶以其造型精巧、温润内敛、闲雅不张扬的特征名扬海内外,素有“觅得名家一壶,赛过无价之宝”之说。

  今年,长兴紫砂历经六十年沧桑变幻(以第一把有记载的紫砂壶起算),在这六十年间涌现出一批优秀的紫砂匠人和诸多价值不菲的紫砂精品。细数往昔与今朝,一幅画卷正徐徐展开。流淌在血液中的紫砂“基因”

  紫砂是一种介于陶器与瓷器之间的陶瓷制品,要说起长兴的制陶史,可谓源远流长。和平狮子山、林城江家山、雉城街道台基山等新石器遗址出土的夹砂腰沿釜、红衣陶豆、夹砂陶鼎、黑衣陶杯等数以万计的陶器显现出先民利用“土”与“火”的伟大创造力。唐宋时期长兴窑业几乎遍布全县每一座陇岗,尤其在小浦光耀村一带更是龙窑密布。

  实际上,紫砂矿在我国并不算丰富,但宜兴和长兴的天目山余脉是从古至今紫砂矿埋藏最富之地。在这一带制陶先民的不懈努力下,紫砂器皿在宜兴荆溪与长兴苕溪流域凭借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应运而生。

  早在北宋时期,长兴制窑就与山水相连的陶都宜兴齐名,素有“南窑北陶”之说。“北陶”指的是宜兴,而“南窑”指的就是长兴。2002年秋,长兴光耀窑墩古窑址发现宋代陶器标本中含有紫砂成分,后在多次文物资源调查中发现龙窑窑址部分标本中也有紫砂成分存在。

  但是说到紫砂,大多数人也许只知道宜兴产紫砂,却不知道长兴也产紫砂,这又是何故呢?原来,自明代紫砂兴起后,宜兴在生产日用陶器产品的同时,独立生产紫砂用具,几百年以来紫砂业已有相当的规模和影响。而那个时期的长兴制陶业,仍只以生产缸罐等日用陶器为主。

  1959年第一把紫砂壶“横空出世”

  新中国成立后,长兴的紫砂业也随着经济发展慢慢从沉睡中苏醒。

  上世纪五十年代,浙江与江苏交流频繁,两地决定相互学习、取长补短,江苏派宜兴紫砂大师重振长兴紫砂,浙江派龙泉青瓷大师赴江苏传授技艺。随后,宜兴的制壶大师谈寅媛和蒋蓉的两个弟弟蒋淦春、蒋淦勤以及邵大亨大师的后代邵全章应邀先后“移民”长兴带头传艺,与一批富有开拓创新精神的长兴人一起,推动了长兴紫砂制作技艺的精进。

  邹望娣(蒋淦春的妻子)就是当年地方国营长兴陶器制缸厂第一批师从谈寅媛的大徒弟。“本来我在制缸厂是做耐火配件的,厂里看我长得机灵,动作又麻利,就让我跟着谈师傅学习紫砂制作。”她告诉记者,最简单也是最基础的一道工序就是“打泥片”,光是“打泥片”这一个动作就要学三个月。

  1959年9月,谈寅媛在长兴的第一把紫砂壶“横空出世”,为新中国成立后的长兴开创了新的紫砂产品,成为全省首创,因此1959年也成为长兴紫砂的“元年”。不过据邹望娣回忆,当年第一把紫砂壶成功问世并没有产生全厂围观的轰动效应,因为谈师傅在宜兴已是老手,做成第一批紫砂壶后她默默上交给厂里,其他人是看不到的。但这在长兴的历史上却是浓重的一笔,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件大事。自此之后,紫砂业在长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看到长兴紫砂富有前景,1959年10月,浙江省轻工业厅投资40万元,在清明山建立了地方国营长兴清明山陶器厂(1978年改为地方国营长兴陶器厂)。1962年,长兴紫砂与上海盆景协会合作制造紫砂花盆,长兴紫砂陶器首次走出国门。不过彼时紫砂车间还只是陶器厂的一个小车间,并没有形成大规模。

  八九十年代的“峥嵘岁月”

  1980年,在浙江省轻工业厅的再次资助和支持下,长兴创办了长兴紫砂厂,蒋淦春担任筹建顾问和创作组长。创作组主要负责根据客户的需求创作设计紫砂壶并做出样品,再由紫砂车间的工人进行量产。没过几年紫砂厂单独成厂,独立核算,紫砂茶具开始成批出口创汇。

  “当时出口需要有许可证,而全国只有三家公司有,分别是江苏、浙江和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工厂是无法自行出口的。”时任长兴紫砂厂厂长的董建民说, “通过不懈的努力,我们争取到了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大批订单,大量出口到韩国、日本、新加坡、法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

  除了外销,紫砂厂的销售员还按片区分工,主攻大型百货商场和高档宾馆(如华侨饭店、黄龙饭店等), “迈开脚、走出去”的战略同样赢得了内销的一路飘红。为了更好地激励车间的工人,当年厂里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机制,对于超额完成的进行梯度型奖励,形成了“人人愿意加班” “产品又快又好”的良性循环,厂里的订单源源不断,国内外客户纷至沓来。

  1982年起,为响应党中央号召,全县乡、镇、村全面参与改革,兴起大办工业的高潮。到了1987年,全县紫砂陶器行业总数已达到了9家,其中国营3家,乡村办6家,职工1213人,年总产值416万元,占全县工业总产值8%,生产紫砂器具达14.2万件,出口产品有茶壶、茶具、咖啡具、花盆、雕塑工艺等10余种,计26367件。

  与此同时,一批个体家庭作坊也开始崛起,煤山镇新槐村程苗根创办的家庭紫砂厂就是其中之一。“我们自己搭了个小房子,20人不到,日夜赶工,也来不及做!”这也是程苗根的两个儿子初中毕业就加入紫砂行列的原因。“得益于邵全章老先生的‘真传’,在他的指点下,1983年我们第一次参加广交会,带去的紫砂制品一经推出就广受好评,订单如泉水般涌入”,凭借着独特的营销手段,程苗根创办的长兴县新槐紫砂窑业厂生意日渐红火。1987年,年产紫砂产品1万多件,部分产品出口创汇。程苗根笑称,1983年到1995年,是他们厂的“黄金十二年”。

1980年春 紫砂大师蒋淦春与徒弟制壶

  市场良莠不齐发展困难重重

  到了1995年,党中央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取消了紫砂行业必须有许可证才能出口的“桎梏”,市场逐步放开。这样一来,原本“霸占”市场的三家公司手里的订单“握不住了”,依靠这三家公司出口的长兴紫砂厂和紫砂作坊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厂里的订单量呈现直线下降的趋势,一些私营紫砂厂和紫砂作坊也渐渐支撑不住。”县紫砂陶艺协会秘书长陈土良介绍。

  2002年,国有企业改制大潮涌来,长兴紫砂厂近300名工人下岗,一部分掌握技术的工人开始创办工作室自负盈亏,一部分人前往宜兴继续做“打工仔”,还有一部分人放弃了紫砂,抱着“先吃饱饭再说”的想法开始涉足其他行业。

  “并非拥有高超的技艺就能立足市场”,董建民告诉记者,开办工作室需要强大的经营头脑,用他的话说,“做得出来,还要卖得出去”。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紫砂行业出现一些乱象使得这条路变得越来越艰难。

  一些利益驱使者采用简单粗暴的加工方式,制出大批量的紫砂壶,以极低的价格冲击着市场,有的壶一把才卖十几块。“有一种加工方式叫‘注浆’,一天能做上百把壶,在这过程中黑心的厂家添加了不少化工原料,长期使用这种壶冲泡茶叶对人体健康也会有影响。”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类网销渠道也在给这个原本应该极具匠人精神的紫砂行业不小的打击。“一些作品打着国家级工艺美术师的名号,伪造证书,把产品说得天花乱坠,但价格要远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这让真正想做好一把壶的匠人们的生存土壤更薄。”董建民说。

蒋淦勤

  新的历史碰撞期:继承与创新仍是主题

  要想发展,必须团结起来。2002年,长兴县紫砂陶艺协会成立。协会成立以来,积极推动长兴紫砂的保护和发展,开展对外交流活动,组织会员作品参展,鼓励外出学习取经,举办各类学术研讨,不断提高长兴紫砂创新发展能力。

  紫砂资源保护在这两年也得到高度的重视,城投集团统一收购建设发展过程中发现的紫砂资源,专设储藏点储藏。政府加强人防物防技防,加大开采打击力度,减少偷盗偷采的情况。去年,针对长兴紫砂原料一直处于无明确地址、无成分化验数据的情况,我县邀请专家实地考察,并完成了首份长兴紫砂原料成分检测报告,证明长兴与宜兴的紫砂原料属同矿同脉,且品质优良,为长兴紫砂的发展再添砝码。

  与此同时,对于紫砂新人的培养,长兴也不遗余力。2015年7月,由县人社局主办的长兴县首届紫砂陶瓷工艺师培训班在水口乡成人文化技术学校正式开班,制壶大师吴伟华担任培训班授课老师,发挥“传帮带”的作用。培训班开班至今已有30余期,从初级到高级不等,从零基础到精修班,共培养了800余名学生,培育起一大批紫砂爱好者,其中已有不少人参与国内外紫砂比赛或展览并获奖,也有不少人已经成立自己的工作室钻研紫砂,继续把长兴紫砂发扬光大。

  截至目前,我县紫砂行业共有高级工艺美术师12名,工艺美术师37名,助理工艺美术师6名,获省级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9名,市级工艺美术大师4名,省级技能大师工作室领办人2名,高级陶艺师57名,中级陶艺师85名,初级陶艺师546名,省“新峰计划”人员2名。

  “我们一直在探讨如何将现有从事紫砂行业的专家名师的力量拧成一股绳,形成合力,‘抗衡’激烈的市场竞争。”县科协党组成员、副主席费新华说,“我们正在考虑是否可以建立一个紫砂园,统一在一个地方进行制作、展示产品、开展培训、召开论坛等,把资源集中在一起,公平竞争,互促互进。”

  展览名称:紫玉金砂——迎国庆70周年暨长兴紫砂60周年纪念成果展

  时间:5月18日~6月17日

  地点:长兴太湖博物馆一楼临展厅

  展览简介:六十年来,一代代紫砂大师成就了一批批技艺精湛的紫砂作品。穿越时空的走廊,品味个中不同,在或丰满大方、或柔和秀丽、或朴实含蓄、或清癯内敛、或健壮刚强的方寸之间感受长兴紫砂壶的魅力,让更多人知晓并了解长兴紫砂,将底蕴代代相传。1983年,长兴陶器厂首届职工代表大会紫砂分厂代表合影。1977年,紫砂大师谈寅媛教授徒弟制壶技艺。1980年春,紫砂大师蒋淦春与徒弟制壶。紫砂大师蒋淦勤一直致力于提高长兴紫砂制作工艺。

记者 郭威

编辑:徐凌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