泗安有个“教师村” 走出35名人民教师

  家住泗安镇罗家地村的杨筱(化名)是某师范大学一名在读研究生,新学期伊始,她早早地来到学校,做好新学期的教学计划。

  大学毕业后,杨筱又考上了本校研究生,并毅然决然地将小学教育作为自己学习的专业,以期将来成为一名小学教师,传道授业解惑。

  热爱教育事业的杨筱,可能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她的家乡已走出了35名在编教师,还有受聘于长兴中小学校数目不详的编外教师,共同编织出罗家地村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
在罗家地村,这些教师被视作一张文化名片,被村民们视为“乡贤”。

  说起罗家地村教师,不得不提戴敦荣。现年59岁他在家排行老二,是高考制度恢复后罗家地村第一名读师范院校的大学生,也是该村第一名通过高考“吃公粮”的教师。

  1977年,戴敦荣和许多同乡学子一样,怀着喜悦和不安,参加了第一次高考。尽管考前作了精心准备,但因基础薄弱受挫。随后,他就在当地学校当老师,一边教书,一边复习,以便再战。

  有志者事竟成。1980年,戴敦荣终于考取湖州师范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泗安一中学任教,实现了“跳龙门”的梦想,他也成一名“状元”。“虽然考入湖州师范学校很不容易,但毕竟它只是一所中等专业学校,学到的知识还是有限的。”1984年,捧着“铁饭碗”的戴敦荣再度参加高考,成功考取了杭州师范学院。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县教育局教研室、洪桥逸夫中学、长兴电大教师进修学院等处任职、任教,40多年来他始终奋战在教育战线。让他意外的是,自己的高考经历和螺旋形的从教之路被同乡学子视作榜样。

  受其影响,他弟弟和妹妹以及兄长的儿子都在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教师。他家也因此成为名副其实的“教师之家”。尤其是弟弟戴敦华求学工作经历几乎同他如出一辙:先读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家乡任教,再通过考试取得更高文凭,再执教鞭。

  沈德运是长兴技师学院总务处主任,曾是戴氏兄弟俩的学生,一直对这哥俩很尊重。“他们不仅是我的老师,还是我择业的参照。”他坦陈,当时家里很穷,自己放学后要下地干农活,很早就体会到庄稼人的艰辛。他记忆犹新:为激励自己苦读书,父亲还曾准备一套农具,对他说,“如果考不出去,就得拿起农具,一辈子干农活。”

  1994年他顺利地考入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毕业当了一名中学老师,直到现在还坚持给学生们上课。

  在罗家地村,既有戴家这样的“教师之家”,也有夫妻、姑侄同为教师的。他们任教层级涵盖了小学、初中、高中以及职业技术学校和成人教育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5年,罗家地村共有80名学生考入各地高校,其中16人选择了入读师范类院校,将教书育人作为自己未来的职业。

  谢萍萍今年28岁,在泗安中心小学任教,是罗家地村35名在编教师方阵中最年轻的一名。多年来她对小学语文老师心怀感激。据她介绍,自己当时语文成绩特别差,但老师没有放弃她这名“差生”,而是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在课后为她开“小灶”,教认生字生词,帮讲解课文意思,后来她的语文成绩慢慢上去了,学习也有了信心。

  执教后的谢萍萍也和当年的语文老师一样,帮助每一名学生。精心做好“功课”,培养学习兴趣。她说:“每一名学生都有着自己的闪光点,作为老师要耐心地发现他们的闪光点。” 
手握戒尺,眼里有光。画溪街道长桥小学副校长张骏就属于这类。他说,教书更要育人,对待学生就像是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他们。

  “最让我们高兴的是,通过教育引导,学生们掌握了丰富的知识,改变了命运。”戴敦荣回忆,在执教生涯中,曾发现一学生,平时少与人交往,学习成绩较差。但自己没有因此放弃这名学生,而是不断地帮助鼓励,后来,这名学生性格逐渐开朗起来,成绩大幅提高。“一把钥匙打开一把锁,老师在教学中要把握好学生的个性。”(通讯员 周桂美)

编辑:马颖